中国新闻社
首页 新闻大观 中新财经 中新体育 中新影视 中新图片 台湾频道 华人世界 中新专稿 图文专稿 中新出版 中新专著 供稿服务



首页>>新闻大观>>国内新闻>>新闻报道

宁波代开住院证明

2018-12-10 08:45:05

  宁波代开住院证明★【加V-信:84645.8733】★★提供专业医师,根据客户需求,提供解决方案,开具病假条,诊断书,CT单,化验单,各项证明单据! 8756544578

  

  最后的“海上吉普赛人”

  

  海南陵水县新村港上600多家

  本报记者李金红

  每天清晨,吃过早餐后,77岁的张发结已经习惯从家散步去“上班”。在三亚边海路上一个名叫“

  相隔七十多公里外的海南陵水县新村镇海燕村委会,74岁的郭世荣在自家二楼,一间不到15平方米的房间内,召集了8位

  作为

  人不离船 逐船而居

  进入11月,北方寒意已浓,海南陵水县则艳阳高照,新村港上600多个

  郭世荣的家族在这里谋生已有5代之久。他整个童年时光都是在船上度过,直到15岁那年,他家才在港边的沙滩上建起了高脚屋。在他的回忆中,儿时的住家船只是简单用木板钉成的。有的经过风吹浪打和锈蚀,已经破败不堪。除了是在水上,内部布置与陆上房屋并无二致,都有厨房、客厅、卧室和卫生间。

  如今,渔排上一些人家仍延续了这一居住习惯。作为

  “孩子们已经住进了楼房,我偶尔过来住住。”今年57岁的杨明坤大部分时间在村委会的办公室度过,但他仍怀念童年时光。出生在大海上的杨明坤说,老辈的

  杨明坤告诉记者,满3岁后,长辈就要教孩子们游泳。为防止孩子跌落水中,在学会游泳之前,每一个孩子身上都一直绑着绳子,绳子的另一头要么在船上系着,要么就紧捏在长辈的手里。

  到了上学的年纪,船上的孩子们也都上岸去上学。每天早晨,几家的孩子聚在一条船上,由长辈摇橹送到岸上。放学后又由小船接回住在船上。

  同样,出生在渔船上的郭世荣儿时的回忆更为深刻,家中共有11个兄妹,一家13口人挤在一条20多米长的木船上,生活非常不便。

  狭小的空间并未影响郭世荣的成长。父母做了一个小木人形状的玩具绑在郭世荣的身上。“小木人染上红色,万一孩子意外落水,父母能第一时间看到。”郭世荣回忆,“我们小时候都不穿鞋袜,光着脚踏波涉水。”

  以海为生 以鱼为食

  

  十几岁就跟随祖父和父亲出海打鱼的张发结对儿时的记忆尤为深刻,如何看天气行船,如何撒网捕鱼,从小受到父辈们耳濡目染,等到他们十七八岁就可以独立行船捕鱼了。

  那个时候,

  椰林映影下,

  这是张发结脑海里经常浮现的画面。就是在这种艰苦的环境中,造就了

  在大海上漂泊了大半辈子的张发结一直觉得命好,自己曾多次与死神擦肩而过。张发结说,

  张发结回忆,30多岁时和父亲驾驶小木船从榆林港附近出海捕鱼,从上午到下午,打了近400斤鱼,就在收网之际,天气突变,他和父亲驾驶的小船几乎被风浪打翻,身上被吹得几近赤裸。靠着顽强的意志力,父子俩在大海上坚持到了次日,才被同伴发现获救。

  类似的经历在海南

  一灶、一壶开水,再将刚捞上岸的海鱼、海虾洗净放入水中,加些盐、姜,辅以蒜、酱油,这就是

  歌中作乐 婚礼“哭嫁”

  辛勤劳作的

  “我们那个年代,

  “南海碧波滔滔,鱼香飘过五洲,潮涨潮落,几度秋,淘尽渔家几多愁……”“祖宗漂流到海南,各种条件都困难,茅草盖顶住水棚,旧时人叫

  郭世荣带着8位妇女正在排练着祖辈们流传下来的咸水歌,准备参加新村镇举办的咸水歌大赛。

  《水仙花》《渔家哥妹织网又唱歌》等咸水歌,堪称咸水歌的经典,在年长的

  从1995年开始跟踪拍摄海南

  由于没有田地,以水为生,

  张发结、郭世荣老人便是如此,他们的妻子也都是

  新娘出嫁前则有“哭嫁”习俗。新娘先“以唱代哭”向亲朋好友回忆身世经历表达感恩之情,动情之处便情不自禁哭出声来。出于对家人的眷恋和不舍,以及对未来生活的担心,新娘会在“哭嫁”中告诉自己的弟妹要好好照顾父母长辈。女方的婶婶或嫂子也在哭声中回劝新娘不要惦念娘家,嫁过去后要好好侍奉公婆和丈夫,过好自己的日子。

  次日,新娘上船后,新人便开始拜祭祖宗和海神,以及一一跪拜家中的长辈,亲手为长辈们献上茶水。这期间,咸水歌是少不了的。

  除了婚礼祭司外,在每年休渔期结束后,

  郭世荣老人介绍,渔民以船为家,每次出海,要择好吉日,膜拜“公婆”(妈祖)。吃鱼的时候,第一筷不能先动鱼头,因为鱼头被视为龙头、船头,先吃鱼头就会把船毁了。吃完一条鱼的一侧后不能把另一侧翻过来吃,否则就会翻船。

  离海上岸 两栖生活

  随着时代发展,独具特色的

  一个显著变化体现在

  如今,三亚从一个小渔码头跃升为著名的国际化旅游城市,城市面貌发生了根本性改变。耕海牧渔的

  在海上漂泊了大半辈子的张发结,在晃晃悠悠的渔船上总能很快进入梦乡,就连来往大船发出的轰鸣声也成为睡梦的摇篮曲。

  登陆后,张发结反而不习惯“脚踏实地”的生活。2010年,当地政府为

  现在,在三亚市南边海渔村,已经难觅小船的身影。几艘零散的小船孤零零地停靠在岸边,船主通常是年龄较大的长辈,照顾着孙辈,而孩子的父母则选择去工厂或商场打工。“他们觉得打鱼辛苦又没前途,宁愿去酒店做服务员。”张发结感慨着说,“你这一路走来,看到有几个90后在这里打鱼?”

  越来越多的

  “现在很少有人会唱咸水歌了。”郭世荣无奈地说。虽然咸水歌成功申报海南省非物质文化遗产,但文化传承并不乐观。

  为了让更多人了解这个族群,2015年,三亚市天涯区出资200多万元修建了500多平方米的“三亚市

  张发结老人仍然坚持每天步行到陈列馆“上班”,在向中外游客讲解时,他时常会说,“你们脚下的陈列馆就是以前我们

  下班后,张发结步行回家,穿越南边海路,老人的背影渐行渐远,在高楼大厦的映衬下,老人的身影越来越小,最后变成一个点消失在远方。



相关报道:宁波开病假条
相关报道:南京代开流产证明
相关报道:长沙湘雅医院病假条
相关报道:酒泉代开病假单

新闻大观>>国内新闻>新闻报道


新闻大观| 中新财经| 中新体育 中新影视| 中新图片| 台湾频道| 华人世界| 中新专稿| 图文专稿| 中新出版| 中新专著| 供稿服务| 联系我们

分类新闻查询

本网站所刊载信息,不代表中新社观点。 刊用本网站稿件,务经书面授权。